欢迎您,请 登录 或 立即注册

储能科学与技术

李毅中:要防止“煤制氢”一哄而起 盲目发展

2020-1-9 09:2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068| 评论: 0

摘要: 煤制氢在中国具备较强的经济性,但由煤制氢所带来的不利影响又应该如何应对? 近日,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李毅中在2020中国绿色经济年会上发表观点:在目前技术条件下,要防止 ...

煤制氢在中国具备较强的经济性,但由煤制氢所带来的不利影响又应该如何应对?

近日,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李毅中在2020中国绿色经济年会上发表观点:在目前技术条件下,要防止煤制氢、油制氢一哄而起,盲目发展,造成生态破坏、气侯变暖的新风险。

高工氢电对李毅中的观点稍作整理,以供参考。

在李毅中看来,目前中国氢燃料电池产业虽然兴起,发展起来,化石能源制氢技术成熟,但路径并不可取,对于氢从哪里来的研究并不够。

“氢大多以煤水合气化为主,产生1公斤氢要伴生11公斤左右的二氧化碳。” 李毅中认为,如果像有些专家讲的搞煤制氢、油制氢,把氢气作为目标产品生产,造成二氧化碳的大量排放,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331.4亿吨,比上年增长了1.7%,全世界二氧化碳排放绝对量还在上涨,而中国排放已达100亿吨,占全球的三分之一,比上年增长了2%以上。中国单位GDP二氧化碳的排放强度在下降,2018年比2015年下降了约45.8%。

中国在煤炭气化制氢方面,具有原料丰富易得、成本较低以及技术成熟、产量高的优势和特点。目前,天然气制氢成本约为2元/立方米,而煤制氢成本仅0.8元/立方米左右,每年煤制氢产量达千万吨级,可支持规模化应用。

不过,煤制氢仍面临着储运、环保和安全的难题待解。尤其是环保方面,煤制氢面临碳排放处理的问题,尽管已有配套技术方案解决,但成本太高,这是制约煤制氢发展的一大瓶颈,如果不解决碳排放的问题,很可能会受限。

李毅中表示:“我国向全世界做了二氧化碳减排的承诺,但不客气的讲落实的还不够,建议国家对煤化工用水,二氧化碳排放建立法规标准,排多少可以、排多少不行?将来碳税收不收?耗水多少可以?需要降多少?达不到会如何?现在还没有法规标准和指标。建议相关部委予以考虑。”

世界能源理事会将此伴有大量二氧化碳排放的氢称为“灰氢”,把二氧化碳通过捕集、埋存、利用,避免大量排放的氢,称为“蓝氢”。

近几年,国家出台了《能源技术革命创新行动计划(2016-2030年)》等规划政策,其中都涉及氢能,但专门针对氢能发展的政策标准尚未出台,缺乏进一步往下落实的配套政策,而煤质氢方面更缺乏细致的环保标准及规定。

“在进行燃料电池攻关时要关注氢气的来源,寻求环保经济可靠的制备途径。” 李毅中指出,目前核能制氢、太阳能制氢、生物制氢还在研究阶段,距离真正产业化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煤制氢现阶段还不宜大规模推广,需要对煤制氢所带来的能耗和碳排放进行深入的研究和探讨。

在李毅中看来,当前工业节能减排、绿色发展形势总体向好,绿色制造体系建设稳步推进,涌现了一大批绿色工厂、绿色园区和绿色供应链管理示范企业,但长期积淀的问题并没有根除,工业仍是主要的能耗大户和主要的污染源,工业绿色低碳转型任重道远。


支持

一般

热文推荐

阅读排行

主编推荐

站内排行

热搜: 储能技术 电池 新能源 智能电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