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能科学与技术

储能产品 储能工程

科创板的兴起与新三板的没落

2019-3-25 09:1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493| 评论: 0|来自: 高工锂电网

摘要: 3月22日,科创板第一批IPO企业名单正式公布,共有9家企业入围,其中宁波容百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容百科技)、广东利元亨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利元亨)和江苏天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天奈科技)三家锂电企业上榜。与 ...

322日,科创板第一批IPO企业名单正式公布,共有9家企业入围,其中宁波容百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容百科技)、广东利元亨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利元亨)和江苏天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天奈科技)三家锂电企业上榜。

与大批企业积极申报科创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新三板却出现了大规模的“摘牌潮”。据高工锂电不完全统计,自2017年至今,已有超过30家锂电企业从新三板摘牌,同时还有多家企业正在申请终止挂牌,以企业主动摘牌居多。

从企业发布公告来看,企业冲刺IPO或转板、被上市公司兼并购、财务造假被处罚或无法按时披露公告、企业经营困难降低成本需要、持续经营能力存疑等是锂电企业摘牌的主要原因。

另从行业环境来看,新能源补贴政策调整使锂电企业经营压力增大,加上市场竞争加剧等因素,导致大批锂电企业的营收净利出现下滑。在此情况之下,新三板流动性太差无法提供融资便利,同时还要每年承担较高的信息披露成本,企业需要另谋出路从而做出了摘牌的决定。

业内人士预计,结合当前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及行业竞争环境来看,新三板锂电企业的“摘牌潮”或将延续至2019年。随着科创板的强势兴起,未来或将有更多新三板锂电企业转战科创板,从而创造一批新的明星企业。

本文着重剖析锂电企业从新三板摘牌主要有以下原因:

一、被上市公司兼并购

2017年,新三板锂电企业出现了一波“摘牌潮”,主要原因是大批上市公司意图收购锂电标的跨界布局新能源行业,新三板锂电企业为“嫁入”豪门而主动申请摘牌。这类企业因享受新能源补贴政策的红利,成为了锂电行业的优质标的。

据高工产业锂电研究所(GGII)数据显示,截止2017630日,国内锂电相关的新三板企业数量超过80家,其中2015-2016年连续2年盈利,且总计超过1000万的企业超过40家。

其中,包括鸿图隔膜、星城石墨、维科电池、新泰材料、阿李股份、惠强新材、正拓能源、容汇锂业等新三板锂电企业,都因为被上市公司看中而选择摘牌,以便更好的推进收购进程。

不过,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持续退坡以及市场竞争加剧,一些被收购的锂电标的企业却因出现业绩变脸而存在业绩对赌失败的风险,同时上市公司也因资金紧缺或其它原因,从而导致收购项目最终失败。

与此同时,一大批此前高溢价成功收购锂电企业进入新能源行业的上市公司,也在2017-2018年因锂电子公司业绩发展不及预期而产生巨额商誉减值,导致公司净利大幅亏损。

当前有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宣布终止收购锂电标的,表明锂电行业的兼并购热潮正在逐步回归行业理性。

二、冲刺IPO或转战科创板

除了被上市公司收购之外,一批实力较强的新三板锂电企业为进一步扩大融资规模和渠道,从而主动摘牌申请去沪深交易所IPO或者登陆科创板。这部分企业一般在各自细分领域具有较强的竞争实力,营收净利保持增长态势,意图通过新三板这个跳板登上更大的资本舞台。

高工锂电注意到,2017-2018年,锂电产业链开启IPO之路的新三板企业明显增多,当前数量已超过20家。主要是受新能源汽车持续增长带动,大批锂电企业营收净利大幅增长,从而满足了创业板或其它板块上市条件。

其中,包括时代高科、天劲股份、嘉元科技、安达科技、凯金能源、宁新新材、迈奇化学、奥特维等多家新三板锂电企业都选择了冲刺IPO或申报科创板,从新三板主动摘牌。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这部分主动摘牌的企业具备较强的竞争实力,但在IPO的过程中面临着诸多的风险和挑战。在补贴退坡、产能过剩和市场竞争加剧等多重压力之下,导致包括材料、电池、设备等领域的锂电企业普遍出现了营收净利及毛利率下滑、严重依赖大客户、应收账款高企、企业现金流持续为负等经营困难,锂电企业奔赴IPO被否案例越来越多。

例如,201746日,迈奇化学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于331日向证监会申请撤回IPO并在创业板上市的相关申请文件。

2018717日,深夜证监会官网披露了当日上会的5家企业过会情况,凯金能源首发申请被否。

2018730日,安达科技发布公告称,经审慎研究,该公司决定调整上市计划,暂缓上市进程,终止公司首发上市的申请并撤回向证监会递交的申请文件,并将于近日向证监会申请撤回上市申报材料。

据了解,上述三家锂电企业IPO被否或者主动终止的原因主要有大客户依赖严重、营收净利大幅下滑、应收账款高企、持续盈利能力存疑等。而这也是当前绝大多数锂电企业的痛点,成为新三板锂电企业IPO的主要障碍。

三、企业经营不善为降低成本

同样是主动摘牌,这一类企业的摘牌原因却与上述两类企业不同,主要原因是企业经营困难,营收净利出现下滑,企业为降低运营成本而摘牌。

这一类企业整体规模较小,在各自细分领域的竞争优势并不突出。再加上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和市场竞争加剧,导致企业的营收净利持续下滑,企业资金紧张。

与此同时,在挂牌效果未能达到预期的情况下,公司还要承担挂牌后每年督导及披露定期报告等支付的中介机构费用。公司挂牌期间进行投融资活动的过程较为繁杂,手续时间更长;挂牌后公司为信息披露投入了人力成本,而股票在流通市场上的交投性不够活跃。

在次压力之下,一批新三板锂电企业为了进一步提升公司的决策效率,选择主动摘牌降低运营成本,节约费用。

包括兴海能源、聚能炭、ST协能、一滕股份等多家锂电企业都发布公告称,根据公司经营发展需要及长期战略发展规划,同时为降低经营成本,提高决策效率。另外考虑到目前信息披露成本较高、股票流动性较低、融资成本较高等问题,经公司慎重研究决定申请终止挂牌。

客观来看,企业持续经营能力不足,营收净利下滑,降低运营成本或将成为今后众多新三板锂电企业摘牌的主要原因。

这也表明在锂电行业深度洗牌内,未来或将有大批锂电企业被淘汰出局。

四、企业涉嫌财务造假或违规而摘牌,以及无法按时披露公告被强制摘牌

事实上,除了申请去沪深交易所IPO或者是被A股上市公司并购而摘牌之外,还有部分企业是由于未按照规定及时披露年报、涉嫌财务造假被监管机构强制摘牌退市。

这一类企业绝大部分是由于企业经营困难,涉及多起未决诉讼及财产保全,存在供应商账款逾期情况,公司面临较大的偿债压力;年度报告审计工作无法顺利完成,无法按时披露公告。更严重者或是企业财务数据涉嫌造假被处罚,最终被强制摘牌。

例如,2018522日,慧通天下被主办券商提示停产、诉讼、年报无法按期披露事项的风险。79日,慧通天下因仍无法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而被股转系统强制摘牌,股票被停止转让。

20188月,科捷锂电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宁夏监管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2019312日,科捷锂电连发三份临时公告,分别为停产公告,公司股票终止挂牌,控股股东、共同实际控制人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

客观来看,这类摘牌的企业数量较少但比较典型,主要是企业自身实力不足导致主动或强制摘牌,这给其它新三板锂电企业提供了一个警醒。


支持

一般
热搜: 储能技术 电池 新能源 智能电网
返回顶部